新闻动态
FAO发布《新冠病毒疫情对林业部门的影响及其对策》简报
新闻作者:发布日期:2020年08月06日 信息来源:世界林业动态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网站2020年4月23日发布了题为《新冠病毒疫情对林业部门的影响及其对策》简报,重点介绍了疫情对林业部门的影响,为疫情后政策制定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强调未来的行动应基于当前已取得的进展,确保林业部门过去数十年来取得的成果不会功亏一篑。

在疫情爆发期间,林产品(包括木质和非木质林产品)持续发挥着维持生计的作用,提供了卫生和消毒产品、生物质燃料、乙醇、口罩和包装所需用纸等基本物资。由于木材收获周期比其他商品更长,传统观点认为林业部门比其他部门更具恢复力。事实上,疫情对林产品生产和贸易的负面影响将使产业和生计面临风险,尤其是那些在提供可持续产品方面取得进展的林业相关行业。而继续打击毁林和森林退化以及恢复受损的生态系统,对于提高生态系统的气候适应能力、减少毁林产生的碳排放和改善农村生计至关重要。简报指出,国际社会应重视森林可持续经营、利用和保护在保障生计、保护弱势社区权利方面发挥的作用。此外,加强林产品可持续生产和贸易方面的工作,对于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巴黎协定》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林业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多重贡献表明,林业部门有能力在危机后的社会经济复苏中发挥核心作用。

简报分析归纳了疫情对林业部门造成的5个方面的影响:

1. 社会保护方面的风险

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的情况普遍存在,大量林区居民到城市中谋生。然而,疫情爆发使劳动力迁移方向发生逆转,可能导致病毒蔓延至偏远地区。此外,疫情还扰乱了城镇乃至国际商品和服务价值链。同时,林业生产的各个方面受到社交距离和出行限制的影响显著,导致依赖这些价值链获取收入的林业和农业生产者组织成员收入减少。规模较大的正规生产者最有可能执行政府的疫情应对指导政策,但非正规生产加工者可能为获取经济回报继续生产。这类企业一方面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另一方面可能因违反法规而遭受经济处罚。在运营层面,为工人和管理人员提供简单实用的防疫信息将有助于缓解和预防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2. 对依赖森林的生计和妇女权益的影响

据估计,全球正规和非正规中小微企业为4 000万人提供就业。林业中小微企业提供的就业超过林业总就业人数的50%。80%~90%的林业企业为小微企业,大约75%的林业生产属于非正规生产。大部分热带木材生产国的中小微型企业不但为本地人提供就业,而且是满足国内林产品市场需求的主力军。在经济危机期间,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小微企业均极度脆弱,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很难维持运营。大多数中小微企业无法受益于经济激励措施。

另外,支持妇女参与合法和可持续的薪柴和木炭生产,使女性赋权取得了稳步进展。然而疫情爆发迫使人们追求快速经济利益,并且可能以牺牲合法生计活动为代价。在一些国家,旅行限制和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可能会影响薪柴,特别是木炭,从生产地运输至市场(主要是城市地区)的交易活动。这可能会对城市地区获取可靠来源的烹饪燃料和能源产生影响。

3. 对国际贸易和供应链产生干扰

很多发展中国家高度依赖国际贸易,有些甚至依赖单个商业伙伴。从木材市场的全球发展来看,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木材生产国对中国市场需求的依赖度不断增加。然而,疫情对生产和消费方式产生了重大影响,包括:1)向中国出口的原木数量下降,导致一些地区的出口原木库存积压;2)奥地利和德国等需求强劲的市场出现需求下降态势;3)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出口市场处于停滞状态;4)发展中国家的出口收入减少。特别是最不发达的木材生产国可能直接遭受原木和其他木制品出口量暴跌的打击。此外,各国政府正在寻求国内产业发展刺激方案以维持经济发展,可能难以切实执行促进合法木材生产和森林可持续经营的贸易政策。

4. 环境影响

疫情爆发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导致毁林活动增加,这可能使国际各方打击毁林的相关工作陷入停滞。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预计各国对野生植物和其他草药药物的需求量不断增加。为保障粮食安全和家庭收入,小农户对森林资源和林产品(包括药用植物和野生动植物)的依赖程度增加,致使自然资源过度利用。疫情爆发和失业率上涨导致的人口从城市向农村反向迁移,预计会加剧非法木炭生产以及林地转化为农地等活动,从而对森林资源造成巨大压力。此外,疫情期间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生物质产品的竞争力。供大于求且具备价格优势的不可再生资源有利于低成本生产,使依赖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的水泥、钢铁产业受益,因此可能会延缓向可持续生物经济的转型。疫情后,可再生和可持续的生物质产品在失去市场份额之后将很难恢复。同时,经济危机造成公共和私人投资减少,从而削弱在生产系统转型升级方面的努力,并使公共和私营部门无法有效履行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危机后的一揽子刺激措施(例如贷款和激励措施)可能会优先考虑快速财务回报和就业保障,而忽略较长期的气候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将加剧毁林或森林退化。

5. 对良好施政和实现全球发展目标方面的进展产生逆转性影响

由于疫情后的工作重点可能转向发展生计,这将导致毁林活动增加,对依赖森林的生产者和社区的经济和社会福祉产生负面效应,从而对未来生计产生长期影响。疫情可能使各国更加注重直接经营影响而放松执法力度,从而为非法活动提供可乘之机。这将削弱国家和国际层面长久以来在推进合法和可持续木材生产以及打击毁林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此外,针对森林资源的独立实地监测活动也可能受疫情影响而减少,从而导致权属冲突和土地侵占等方面的问题。

为应对上述挑战,简报提出了以下4个方面的建议:

1. 为依赖森林的社区提供更多支持和保护

• 支持政府将森林社区纳入其他部门执行的补偿政策,并确保社区从中受益,可将生产者协会作为落实支持措施的执行合作伙伴。

• 制定将扶贫和环境保护相结合的方案。例如,在森林恢复和监测领域创造就业,结合生态系统服务付费增加拨款额度,改善现有野生、传统和本地食品的获取和利用。

• 与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社会保护服务相关机构合作,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支持生产者协会帮助林农获得更多小额信贷和社会保护服务,促进农林产品采用更具弹性、综合性和可持续的生产方式。

• 在国家产业激励计划中继续强调合法和可持续生产,确保可持续生产的经济可行性,避免相关要求导致成本快速提升,使中小微企业被迫从事非法活动。

2. 阻止毁林、森林资源过度利用和森林退化

• 制定健全、综合的环境政策,着力解决跨领域问题,为下一次可能发生的疫情未雨绸缪。通过制定合作政策框架应对非法贸易、栖息地丧失、气候变化和不同污染源等问题相互影响所带来的威胁。

• 打击毁林是保障粮食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途径。但迄今为止,相关行动往往限于特定部门,比如仅管理木材采伐而忽视其与农业生产的关系。毁林是相关行业必须共同应对的挑战,因此应开展有利于协调各部门的协同行动,以维持和增加森林覆盖率。这不仅可以确保依赖森林的社区的生计,而且能够在国家层面确保森林资源发挥长期经济作用。

• 倡导改进社区管理自然资源的机制和结构。

• 持续为独立监测活动提供支持,确保良好的森林治理,为抑制森林退化和毁林的长期目标做出贡献。

• 激励社区参与监测,特别是利用信息技术和移动技术开展监测,以减少对政府机构实地监测的依赖。此外,为建立快速响应的冲突解决方案提供支持。

• 认识到木材生产,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以能源为目的的木材生产,是数百万人的重要谋生手段。

• 应向利益相关方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其严格遵守相关环境政策法规要求。

3. 尽可能减少疫情对全球林产品贸易和供应链的影响

• 促进国家和区域的林产品市场,保障获得合法采伐木材和技术支持(包括技术援助、能力建设、设备升级等)的途径,并建立商业渠道。

• 林业部门应与经济、工业和贸易部门协作制定相关战略,基于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提供有针对性的方案。

• 保持市场对合法木材的需求,并与各国政府合作鼓励合法采伐的木材进入国际市场。这对于木材生产国实施森林可持续经营相关法规而言至关重要。

• 在国际市场受到干扰的情况下,通过为小农户和本地木材生产商提供更多机会,提高政府和私营部门对合法木材生产加工的兴趣。

• 规范国内木材生产并为其发展提供便利条件,为当地出口型企业提供合法原料。多年来,这些企业越来越依赖从发达国家进口较低风险且文件齐全的木材,但这一过程的碳足迹较高。

4. 协调各方行动推动更可持续的生产,建设更有弹性的供应链,提供更多样化的生计

• 转危为机,利用后疫情时期推广更合法、可持续的产品以及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以应对疫情对生计的短期和长期冲击,特别是对依赖土地为生的农村弱势群体生计的冲击。

• 实施经济激励措施,促进合法和可持续的木材生产,减轻由于非法产品大量涌入而导致商品市场价格下跌的潜在影响。

• 推进创新数字技术的应用,提高决策者获取和分析数据的能力,包括合法和可持续产品价值链的市场交易平台和物流信息。

• 分析疫情爆发对各类林产品市场和地区的影响和应对措施。

• 为促进生物经济发展提供政策指导,推动化石燃料向生物经济过渡,以实现《巴黎协定》的气候目标。

• 与可持续森林工业咨询委员会(ACSFI)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合作,确定有效、创新的对策,以应对疫情对全球林产工业可能造成的短期、中期和长期影响。

• 最大程度地利用现有森林资源相关数据,确定本地野生食物来源面临的风险,并发展基于林产品的食品供应链。